1. <div id="HDUXNd"></div>
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故事

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      宝贝嘲渴,别哭

     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佚名

        1老天送来的宝贝
        小坪村的陈根生夫妇嘲渴,是全村里每年出去打工最早嘲渴,回家过年最迟的。即便这样地辛劳嘲渴,他家的房子却是全村最破旧的。乡亲们都不明白嘲渴,这小夫妻俩挣的钱去哪儿了。只有他俩心里清楚嘲渴,钱嘲渴,都花在了看病上。
        陈根生的妻子叫李桂枝嘲渴,一朵花似的女子却患上了不孕症。女人不能生育嘲渴,这在农村是丢脸的事情嘲渴,夫妻俩谁也不敢对乡亲们说破嘲渴,只是每年出去打工时暗暗地寻医问药。结婚四年来嘲渴,夫妻俩不断地变换打工的地点嘲渴,为的就是找大医院诊治。
        今年嘲渴,陈根生将打工的目的地定在了武汉嘲渴,他相中了武汉的妇科医院。他和妻子正月初八就动了身嘲渴,到县城的火车站乘火车。候车室里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嘲渴,夫妻俩干脆在广场上找了块空地嘲渴,坐在行李上边说话边等车。两个人说着说着嘲渴,话题自然而然地就扯到了看病的事情上。
        经过这么多年不见成效的治疗嘲渴,李桂枝对治好自己的病已不抱什么希望嘲渴,她小声地与丈夫商量:"我看今年去武汉咱们就安心打工嘲渴,不看病了。我都快吃了一麻袋药了嘲渴,没用的。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就这样扔到水里嘲渴,可惜。"
        陈根生瞪了妻子一眼嘲渴,算是回答。他想孩子快想疯了嘲渴,就这样放弃嘲渴,他可不干。
        陈根生这一瞪眼嘲渴,李桂枝好半天不敢吱声。不能生育的毛病在她嘲渴,她自觉亏欠丈夫的嘲渴,所以凡事都依着丈夫。但是嘲渴,她确实吃药吃怕了嘲渴,对治好病又没信心嘲渴,忍了好久嘲渴,还是忍不住怯怯地说了自己的想法:"根生嘲渴,要不嘲渴,我们抱养一个孩子吧。"
        "抱养一个?"陈根生闷着头想了好半天嘲渴,说嘲渴,"倒也行。抱养一个孩子也不耽误你治病嘲渴,要是治好了嘲渴,我们再生一个亲生的嘲渴,要是……"说到这里嘲渴,他打住了。因为他看到嘲渴,坐在旁边不到三米远的一个妇女正眨巴着眼睛往这边打量嘲渴,明显在偷听他们说话。

      宝贝别哭

        这是一位农村妇女嘲渴,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嘲渴,与陈根生和李桂枝相仿嘲渴,只是生得瘦削嘲渴,脸带病容嘲渴,怀里还抱着个襁褓嘲渴,襁褓里嘲渴,一个两三个月大的孩子睡得正香。
        这妇女打量了一会儿嘲渴,就站起来嘲渴,径直往这边走过来嘲渴,在陈根生夫妇俩面前蹲下来嘲渴,搭讪着问话:"大姐不能生育?想抱养一个孩子?"
        李桂枝一时僵住了嘲渴,脸色难看起来。陈根生则气恼地瞪着她嘲渴,冷着脸问:"这跟你有关系吗?"
        妇女回过味来嘲渴,忙赔着笑脸说:"大哥别误会嘲渴,我是想将我的孩子送人。在这里转悠了一上午了呢嘲渴,找不到合适的人家嘲渴,我总担心孩子到人家家里会受欺负。听两位说不能生育嘲渴,我才放心嘲渴,再说嘲渴,看大哥大姐也是厚道人……"
        陈根生和李桂枝一时间惊讶了嘲渴,怔怔地看着对方。陈根生问:"这是你的孩子吗?"
        妇女急迫地点了点头:"当然嘲渴,当然是我的孩子。"
        "是你的孩子嘲渴,你怎么舍得送人?"
        妇女的眼眶顿时就红了嘲渴,哽咽着说:"我男人上个月去世了嘲渴,我又有病嘲渴,实在没能力抚养这孩子了。唉嘲渴,孩子是娘的心头肉啊嘲渴,要不是实在没办法嘲渴,谁会想到这一步。"
        陈根生和妻子同时去看襁褓里的孩子嘲渴,孩子的脸粉嘟嘟的嘲渴,煞是可爱。夫妻俩交换了一下眼神嘲渴,那眼神里都流露出对这孩子的喜爱。李桂枝便伸手接过襁褓嘲渴,说:"这孩子没什么毛病吧?我们村的大祥叔前年捡了个孩子嘲渴,孩子先天性双腿畸形嘲渴,将大祥叔夫妻俩给拖累的嘲渴,唉!我得看看。"说着话解开了襁褓嘲渴,襁褓里还裹着一袋奶粉嘲渴,很显然嘲渴,这妇女是真的打算将孩子送人了嘲渴,连奶粉都备下了。
        夫妻俩看了又看嘲渴,是个女娃嘲渴,孩子健康得很嘲渴,身上连块疤都没有。妇女在一旁抹着泪嘲渴,说:"孩子好着呢嘲渴,是我自己没能力抚养。"见李桂枝还在不停地检查孩子嘲渴,妇女心疼地叫起来:"这么冷的天嘲渴,可别冻坏了我的孩子嘲渴,快包起来!你们这样粗心嘲渴,我可还真不放心将孩子给你们。"妇女说着话来接孩子。李桂枝哪里舍得嘲渴,自己动手将孩子放在襁褓里裹起来嘲渴,连声说:"你放心嘲渴,我们会照顾好孩子的嘲渴,会当亲生的一样对待。只是有一条嘲渴,你日后不能来找我们。"
        "这你放心。"妇女抹着泪嘲渴,"我之所以选择到车站来将孩子送人嘲渴,就没打算日后再去打扰孩子。车站里都是南来北往的人嘲渴,谁也没个牵扯。"
        一切都交代清楚嘲渴,谈妥之后嘲渴,妇女抹着泪嘲渴,一步三回头地离去了嘲渴,很快消失在人流之中嘲渴,不见了。这里的陈根生和李桂枝高兴得什么似的嘲渴,两个人轮番地抱着孩子晃啊晃嘲渴,笑得合不拢嘴嘲渴,他们终于有孩子了嘲渴,这真是老天送给他们的宝贝。 

      Tags: 宝贝 奶瓶 贩毒 毒品

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49092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人赞过

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




      1. <div id="HDUXNd"></div>